广州城队今日进赛区 球队欠薪问题暂时得到解决

广州城队今日进赛区 球队欠薪问题暂时得到解决
原标题:广州城队今日进赛区 球队欠薪问题暂时得到解决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2022年赛季中超联赛即将拉开战幕,广州城队将于今天16时20分从广州白云机场出发,乘坐南航飞机飞往海口。昨天,广州城队装载着球队装备和医疗仪器等物资的球队大巴已经先行奔赴海口。 根据俱乐部公布的一线队大名单显示,本阶段比赛广州城俱乐部共报名35名球员,平均年龄25.4岁。此前休赛期间,广州城与上赛季主帅范加斯特完成续约,唐淼、程月磊、张功、王鹏、陈俊乐、龙文灏、陈志钊、姜积弘、宋文杰等球员也陆续完成续约。唐嘉年、李卓轩、韦丰、廖家骏、李永佳、杨炀、吴俊杰等七名“00后”球员上调至一线队,加上此前已经在中超亮相的伍承儒、温永骏、苏宇亮和金良宽,广州城“00后”球员多达11人。球队在保留上赛季阵容整体框架之余,日益年轻化。 有消息称,广州城股改进程不太顺利,导致账面上虽已存入一亿元资金,但俱乐部无法动用,此前承诺的向球员发放欠薪的时间一再拖后。此前有球员向俱乐部施压,希望俱乐部解决欠薪问题,否则将仿效重庆队罢训,拒绝进驻赛区。 不过根据最新消息,俱乐部和球员方面经过多次沟通,这个问题暂时得到解决。俱乐部传达了新的投资方会积极推进股改的意愿,球员将按时进驻赛区。也有消息称,球员方面提出14天的期限,希望俱乐部在此期限内筹措到一笔资金,向球员发放三个月的工资。因此,开赛后不排除广州城还将面临新的危机。 根据赛程,广州城队前五轮将分别对阵长春亚泰、大连人、山东泰山、河南嵩山龙门和浙江队。

深度-中超球队的生死 不应该是简单的加减法

深度-中超球队的生死 不应该是简单的加减法
原标题:深度-中超球队的生死 不应该是简单的加减法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新赛季中超联赛即将于下周开幕,参赛俱乐部名单却还在变。最近,中国足协宣布,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重庆队”)被取消注册资格,上赛季降到中甲联赛的大连人职业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大连人队”)则递补获得新赛季中超参赛资格。 虽说中超球队的数量并没有发生变化,但仍然可以让人窥见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暴露的问题。 一方面是对俱乐部欠薪问题的“无为”。重庆队是因为长期无法解决欠薪的问题,最终无法达到足协的准入标准而被取消资格的,此前俱乐部将士已经明确表达了愿意降薪的态度,但俱乐部仍然无以为继。 在重庆队退出之后,球队的欠薪会成为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原因在于球员讨薪需要走劳动仲裁的途径,但根据《体育法》的相关规定,足球行业具有一定的自治属性,所以要优先在行业内仲裁;但与此同时,和以往那些虽欠薪却仍留在行业内的俱乐部不同,足协已经取消了重庆队的注册资格,因此该俱乐部其实已不在足协管辖范围内,这就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球员要走司法途径,会比其他行业的劳动者更麻烦。此前包括国足队长吴曦在内的诸多江苏队球员遭遇的“讨薪难”,也是同样道理。 另一方面,大连人队虽然“复活”,但生存的难度依然不小,而这也是大部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俱乐部的缩影。足协目前正在推行俱乐部股改方案,希望借此稀释目前单一的股权结构,让更多元化的投资方加入俱乐部,从而分担球队的经营压力和风险。然而,此前完成股改的山东泰山与河南队等俱乐部,都有赖于他们在股改前相对较好的运营状况,顺利吸纳到了更多投资方,但更多的俱乐部则是拖着沉重的债务在进行股改,这也自然让其他投资人望而却步。 俱乐部普遍运营状况不佳,既来源于中国职业足球的“先天发育不良”:大部分球队的资金是基于母公司的“输血”,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因此当母公司运营状况不佳时,俱乐部往往也会陷入危机。而且,根据相关法律,球员还难以越过俱乐部,向俱乐部的母公司讨薪;也来源于中国职业联赛的管理和商务开发能力的孱弱,尤其是近两年来的赛会制让赛程大幅缩水、上座率严重下滑,足协推出俱乐部中性名政策则雪上加霜,连无形的广告效益都大打折扣。 作为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无论是中国足协还是中超公司,都亟须增加保障能力。既要保障行业生态末梢的运动员们获得劳动所得,在处理欠薪时助他们一臂之力,同时也要尽可能地保障俱乐部的合理利益,在赛程制定、赞助分红和商务开发等方面予以更多支持,要有利益共同体的意识,更多以“参与者”而非“管理者”的姿态投入其中。 重庆队“死”了,大连人队“活”了,中超球队的数量虽然没变,但这样的“生死”不是简单的加减法,整个中国职业足球实际上还是“减员”了。而且,消失的还是历史悠久、曾经拥有中国最火爆球市之一的重庆足球。类似的剧情还可能接着出现在其他俱乐部身上,中国足协需要尽快作出应对措施,帮助足球投资者和外部市场重拾信心,至少,先想方设法减轻萦绕在他们心头的不安全感。